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我的乡村(上) 文/一路阳光 印象中、我的乡村是美丽的,丰韵的,清晰又遥远。是平原上众多村庄其中
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2745
  • 回复:5
  • 发表于:2019/6/24 20:27:42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新安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我的乡村(上)

文/一路阳光

印象中、我的乡村是美丽的,丰韵的,清晰又遥远。是平原上众多村庄其中的一个。是多年来摇曳在心里的一朵勿忘我,也是存放在心里的一枚相思红果,历经岁月后俞加鲜艳温润着。

十五岁以前的我是在老家度过的,那时候眼里没有、心里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,但是天天都快乐着,无拘无束的。最远的见识就是进城看看京广线上的老火车,到柏城路上的柏城商场逛逛。还有县城中心的那座纯砖结构,苍桑雄伟的宋代古塔。以及给我留下了深刻记忆的汽车站房檐下的那个昏暗的老鳖灯,看见那个又扁又圆、散着弱光的灯,心里就慌慌地想回家。

那个年代里的农村家家户户烧火做饭用的柴禾还是以节杆为主,早晨和傍晚、飘起的炊烟像淡青色的雾,又如薄纱一样缠绕在村子的半腰,飘缈朦胧。

村子里时而传出一阵犬吠和几声鸡鸣。透出乡村里忙碌又缓慢悠闲的无有节奏的生活。

天气晴朗的时候,站在村外可以看得见西南几十里外的中原盆景嵖岈山,远远望去,嵖岈山姿容俊郎,如在天边的云端。特别是夕阳晚照时,霞光透过如霓裳般的火烧云照射在交错的峰峦上,给人一种海市蜃楼的美幻。

清晨、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中医张丰贷爷总会到村外散步,清而浑厚的咳嗽声传得老远,在村子里都能听得到。张丰贷爷身板高大,手腕上有一个玉镯,灵透的很,里面有鸡呀虫子的都会动,很是神奇……

老家的村子不是很大,村子南面的一条河叫做南草河,河床很深,水也很清,有着丰富的鱼虾鳝蚌和浑身青绿的大螃蟹,以及成群的水鸭子。秋天的时候、河湾里一片雪白的芦苇花,在太阳下闪着莹白的光。我们小孩子经常去河里玩水,但是尽量不钻芦苇荡的,弄不好踩到蜂巢会被蛰得眼泪汪汪,疼得半死,我也是吃过那亏的。

河湾中的芦苇是好东西,天冷的时候把芦苇收割了,乡村人用它编席编穴子。关键时刻还能掩护乡亲们的安全,听母亲讲起过、解放前打仗时,中央军(母亲习惯把国民党的部队叫中央军)一来,全村的人都钻进芦苇荡里躲藏。

当年、老爷就是在一天傍晚被一队国民党兵抓住要求带路,带到南草河时瞅着机会钻进芦苇荡里跑了。被要求带路时,走在前头的两个士兵拿枪托子砸老爷,催着“快走。”
老爷边躲闪边说“老总,恁光让俺快点快点,恁是往哪去哩。”
这时从后面快步过来了一个长官模样的人,上来照着两个士兵啪啪两耳刮子,“妈的,光让人家快点,不给人家说去哪儿,叫人家往哪带?”
训完士兵的长官无意间发现了老爷脚上穿着的一双新布鞋,“你这鞋不赖呀,来让我试试”说着强行脱下老爷的鞋往自己脚上一套,“中,还怪合脚,咱俩脚一样大。”顺手把他的旧鞋扔给了老爷,“给,你穿我这吧,咱俩换换”
老爷干生气没办法,心疼得不得了,可惜了那双新鞋!

家住在村子的正中间,门前隔着路是一个很大的池塘,一池塘的水滋润着一村子的人。天热的晚上,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爱在塘边抹澡冲凉,讲着天南地北村里村外的事。特别是女人们边洗衣洗头发边叽叽喳喳的热闹。池塘边有几棵被水掏得歪斜的柳树,树根成了天然的座位,坐在上面把脚伸到水里,一群小鱼儿就闻到了肉香,争先恐后的啃咬脚趾头,酥酥痒痒的舒服,享受透了!

池塘中间有一个“小岛”,上面长着密密的竹子,是鸭鹅栖息下蛋的私密地儿,只是常常被我们小孩子给摸走了。

好像是八零年吧、一村子里的人都在火辣辣的太阳下,田间地头,打麦场里热火朝天地收麦子。半大不小的孩子们可就在池塘里攪和开了,扑腾得翻了塘,水面上一层鱼儿张大了嘴呼嚓呼嚓地喘气。可弄好了!知道的人越来越多,争着捞鱼,整个池塘都欢腾起来。一条红鲤鱼慌不择路,匆忙中钻到比我大一岁的张桶的裤裆里,扑扑啦啦地横冲直撞。鱼在水中劲是很大的,扑棱乱窜两下子,张桶便哇呀大哭了。哈哈……现在想起来也会笑。

我一趟一趟的往家里送鱼,一趟一趟的下水。自家喂的猪啥时候也闻到了鱼腥味,挣出圈来把一盆子的鱼咔嚓拱了个净光。

最后知道翻塘的是然,他从地里赶回去的时候,捞鱼已结束了。然捞了一筛子是空的,再捞一筛子水漏完了还是空的,气得立在水中伸着脖子大骂……
塘里养的鱼、然也是入了股的!只是沉浸在兴奋快乐中的人们没有功夫听他的骂声。

村子原来是在往西三里地左右的合水古寨东门外。合水古寨三天一集市,每年三月有庙会,东门,北门和老街中间共有三台大戏赛着劲的唱,看谁家戏台下的人多。

合水古寨有一个令人费解的自然现象,天微明时会再黑一会,南门的鸡叫,北门的鸡却没一点动静,据说是掩护刘秀呢。相传西汉末年刘秀被王莽撵到这里的时候,眼看天就要亮了,不免心内焦急,暗叫“天再黑一会吧……”可能是真龙天子心愿吧,天果真又黑了一会。

七五年发大洪水、那年我才五岁,一夜之间、整个村子房倒屋塌,在人们的惊恐中消失殆尽。亏的是生产队里有十几个又大又结实的麦秸垛,短距离内不致被水冲散。大人和小孩子都爬上去扒个窝坐在上面,记得我和大妹是被奶奶,母亲抱着和叔伯兄弟们一起漂到合水寨的寨墙上的,淋了几昼夜的雨,河叉里捞的生窝瓜生冬瓜充饥,要不哪还有现在!

年龄再大些时,听大人们说那年洪水上来时,四婶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,也顾不上管四叔了,自己游着泳扑腾扑腾地跑了。
四叔不会游泳,没有办法下拉着大伯家老三哭了,“如意、要跑不了咱俩死就死在一块吧……”
当然家里的其它人哪能不管四叔。神奇的是在以后的岁月中,四叔和四婶的感情依然很好!

最神奇最犟的还是爷爷,为了家里的那头猪,任谁劝都不走。都以为他肯定被水冲走了,想不到洪水退后他安然无恙。听爷爷说他是牵着猪在倒塌后仅存的一点屋脊上存活下来的……

后来村子搬到现在的地方,再没动过。村子里的人们勤劳善良,个别的家与家的产生些矛盾,亦无大碍,总体上还是很和谐地相互包容,相互帮助,共同生存着。

那年月村子里还没有通电,什么娱乐也没有。唯有的就是走村串巷卖艺的民间艺人,玩杂耍的,说书唱戏的给人们留下了无限的欢乐,因此、我也学会了一句尾音长长的“沾胶鞋~咯。”

晚上、村子里的戏曲爱好者有时也会聚在一块在当街里唱起来。冬生的“南阳关”选段“西门外放罢了催阵炮,伍云昭我上了马鞍桥……”唱得激昂悲壮,引得人群里一阵叫好声,“冬生再来一段”;“冬生、给你那段五女拜寿唱唱”……
旁边早已按不住戏瘾的合青站起来,“叫冬生喝口水,我演段红娘。”
反串红娘的合青趟着小碎步走场,叮嗒嗒嗒嗒叮嗒嗒得得……太入戏了、不小心走到了前面坐着的人身上,差点跘倒,惹起一阵哄笑。云影中的月亮也禁不住笑了,笑得跌落到了旁边的池塘里。

乡村的月亮走到中秋时最圆最亮,中秋夜。母亲把一个月饼切成几芽分给我和姐姐妹妹们,月饼好香啊!想多吃点却没有了。桌子上的煤油灯的火苗里燃出的灯花啪地跳了一下,似乎是被我的吃相逗笑了。

那月饼上有个很漂亮的图案-嫦娥奔月,引得我无数次望向夜空,夜空中月如银盘,院子里月光如水。

没有什么娱乐,我们小孩子就自找乐子,逮鸟偷瓜,捉鱼网虾……

那时候村子里也偶尔放场电影,是用发电机发的电,噪音大得聒死人。我们也会大晚上的跑十几里地到外村去看电影,有时拿点零食,就是现在超市卖的那种咸菜圪瘩。露天的电影场上坐着的,站着的人们挤挤扛扛,乌殃乌殃的,在黑夜里也能感到人群中尘土飞扬。那些本村的人欺生,常常抓了看电影的外村人的帽子。年轻人气盛,无有来由的就打群架,吃亏占便宜的无有定数。
来自手机版
  • 发表于:2019/6/25 16:54:11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写的真好啊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  • 发表于:2019/6/25 17:03:12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每个人心中年都有一个回不去的乡村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  
  • 发表于:2019/6/25 17:04:12
  1. 3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快乐的童年再也回不去了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  
  • 发表于:2019/6/25 17:11:13
  1. 4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曾经的柴火饭真香啊
来自手机版
(0)
(0)
  • 发表于:2019/6/26 23:18:48
  1. 5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云集你我,合作共赢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""
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天音彩票APP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天音彩票注册 pk10机器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