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我的乡村(中) 文/一路阳光 改革开放的春风越来越浓,吹到大地上的每个角落,村子里的收音机多起来。
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2811
  • 回复:1
  • 发表于:2019/6/24 20:33:40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新安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我的乡村(中)
文/一路阳光

改革开放的春风越来越浓,吹到大地上的每个角落,村子里的收音机多起来。大约到八十年代末吧村里通了电,户家门口都通上了简易小广播,歌曲“在希望的田野上”,“十五的月亮”……悠扬深情地唱在大街小巷,唱在老百姓的心头上。

费翔的“你就像那一把火,照亮了我……”熊熊火光燃着了万千姑娘小伙懵懂美好的爱情向往。也燃着了乡村人幸福的希望。

出门骑自行车的人渐渐的多了。再后来有个别条件好的家里添了黑白电视机。出去打工挣回钱的人们精神焕发,村庄里生机勃勃。性格外向的年轻人会夹生不熟的拽上几句粤式普通话,显得见过大世面。

城乡间的少林客车上,出去打工回乡过年的女孩子们兴奋地望向车窗外,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,绿色的麦田,星罗棋布的村庄欣欣向荣。
村庄里已有了春节的气息,开始热闹起来。一个女孩子止不住激动的心情,“这到哪了?呀!这是专谭呀,都不像了……”
有更可爱点的拿出不是金的金项链互相咬一下“叫我看看,是金的,就是……”说着笑着闹着,一路上嘻嘻哈哈地乱在一起,如一堆明艳的花朵。

乡村人好客,逢年过节时招待亲戚朋友先喝酒,中间加点饭,饭后继续喝,五个五啊六个六的可着一整天较量。特别是那些新亲戚,准女婿上门,自行车擦得锃亮,上下车时燕子剪尾的姿势潇洒得飘逸。可是往往走的时候狼狈得狗熊似的,兜里的钱弄不好被一帮小兄弟翻了个净光,再好的酒量也挡不住小兄弟们的轮翻攻击,十有八九走不到家。所以路上的行人看到连人带自行车掉到了沟里,或是睡倒在路边的年轻人时常常不感到惊讶,还高兴的笑……

民风纯朴的家乡有一点却是让我诟病的,单个或三五一群的年轻人要是到邻村里转转玩玩,过一趟走了还好,如果再回头瞎转悠,大多会被村里的老少爷们围着走不了,说不出个一二三四子寅丑卯来,弄不好就要挨打。村子里的人们认为那些人不是在踩点准备偷东西,就是要勾引谁家姑娘。

上了岁数的老人甚至看见那些摇头摆尾,穿了花衬衫的时髦青年走过去了也会品头论足,背后狠狠地骂上一句“人不人鬼不鬼的啥玩意嘛……”认为那样的人都是些二溜子。

农闲时、卖热豆腐的会推着架子车在村头路边拉长了嗓子韵味悠长地吆喝“打豆~腐”,那吆喝声比电视剧“篱笆墙的影子”中枣花的男人葛家老三吆喝的劲道多了,富有弹性带着弧度的嗓音飘荡在田野村庄上,也穿过时空缭绕在我的心头。热豆腐浇了调制的辣椒,鲜亮的红与白诱人食欲,味道爽滑香辣,让人吃不够。

家乡人总是把卖豆腐说成是打豆腐,把佘账说成是打账。买几个小鸡仔想来年养大了再给钱,也要问人家“打账不打账?”

那飘香的热豆腐是印在我心里的醇厚的乡思啊!

过年的时候,村里杀猪时都要在没气的猪身上用棍子朴腾朴腾地敲敲,然后合领就会在猪腿上割个口子,呼哧呼哧地吹气,把一头猪吹得鼓鼓腾腾的。那活气力小的人根本不行,合领有着三国猛将许诸的身材气势,走起路来忽颤忽颤的,地皮似乎都在颤动。

正月十五是乡村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,高槐树的鱼灯玩得最精彩。社火队里最好看的是打铜器,打铜器中最有看头的是敲扁鼓子的人,也是最费劲最含技艺的活,跳跃腾挪敲出时而激越澎湃,时而轻缓舒扬的鼓点,引领着铜器手们蹦跳着打出重时铿锵有力,轻缓时如窃窃私语的镲声铙音。噼里啪嚓的鞭炮声越密越响,打铜器的就打得越起劲,鞭炮不停,铜器也不能停,否则人家村子里的人是不愿意的。

元宵节、以孝为美德的人们还要扎鬼灯送到已逝的亲人的坟上,意即把年三十那天从地里请回家过年的已故亲人送回去,所以元宵节那几天的野外坟地里是一片莹莹灯火。

九几年时,有一年春节我是回老家过的。从合水街买罢东西往家赶时天已黑了,我骑着自行车从柏油大路拐上连结着村子的土路时,很近地看见前面走着一个短发女人,心说这么晚了,路上还不只是我一个人呀!快骑到她跟前时又不见了,前后看看啥也没有。疑惑间自己突然一头撞到了路边齐腰深的土沟里,顾不得摔得浑身疼,把自行车凑上沟边,爬出来立在路上对着沟西边麦地里的一片坟地和“鬼灯”骂起来,“?????都是一个村的,胡乱啥咧。”骂完跨上自行车赶紧走。也许是自己当时看花眼了吧,哪有鬼呀!都是自己吓自己,讲出来全当作笑话。

家乡人的孝道还体现在办红事上,办红事待客的桌上的正位置、坐的是宾主双方地位高的人。上热菜时、客方地位高的那个人出于对主方的尊重,会对主方地位高的人说“看咱谁家老哩搁家里(有岁数大的人的意思),这菜咱敬了。”这时、主方地位高的人稍微谦虚推让一下就同意了,端菜的人随及便把菜送到谁谁家去了。所以、红事桌上最好的两个热菜,坐桌吃酒席的人只能闻闻香气,是吃不到的。

红事本是主家操办的喜事,但是个别村里也总有那么一半个素质低酒风差的人,老天爷老大他老二,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,吃酒席的时候三言不合,值不值得就耍酒疯掀了人家的桌子,实在让人懊恼。

村东头住着的子林答(子林叔的意思)因镶了两个银亮的大门牙,人们就渐渐的淡忘了他的本名,喊起来都是大牙林大牙林的。

不过我觉得大牙林挺好听,有种传奇色彩,有故事的感觉。只要一脸拉碴胡子的他出现在人场里哈哈一笑,金牙一闪,周围就全是快乐。叹息的是零几年吧,听说他在自家平房上晒粮食,不小心后退时一脚踏了空,从房顶上摔了下去,当时就没了救。猛一听说他没了,心里沉甸甸的惜嘘,不知怎样感慨才好!

上小学的几年里,都是村里的老师教的课。春天来了,我总爱躺在学校的矮墙外开满了黄花的油菜地里,眯了眼隔着金黄明润的菜花看蓝蓝的天空,金黄的花粉沾在我的衣服头发上,脸上和睫毛上。油菜花丛里有谁哎呀呀地叫了起来,一准是逮蜜蜂挤蜜喝时不小心被蛰了嘴巴。

冬天的时候特别冷,上课前先要跺脚三分钟。国安老师体谅自己的学生,总是在下午的最后一堂课给我们讲评书“杨家将”,特别是寇准背靴那一段讲的最好最出彩,寇准的帽子也歪了,喘气也不均了,三尺讲台硬是被他跑成了一个舞台。薄膜糊的窗户、前后门跑风的教室在一班学生的笑声里暖和了,不冷了!

对于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,天义哥常常用他的名言声色俱厉的镇慑,“撑那三百斤的大油锤给你们砸砸。”可是谁都没见过他动过哪个学生一指头,学生听得多了也就疲了,镇慑力也就失效了……

八五年深秋里的那天上午,太阳恍亮着,堂哥急匆匆地跑到合水中学把我从教室里叫了出来,用一辆大梁自行车把我带回了家里。到家的时候我看见病退在家几年的父亲像睡着了似的躺在堂屋里。他是把罪受完了走的,我不知道他走的时候平静不平静!我的眼泪扑扑嗒嗒地掉下来,我咬紧了嘴唇硬是把哽咽咽了回去。因此、小妹提起当时的情况总是对我颇有微词,认为我没有伤心的样子!

提起父亲、我是逃避的,我从不谈论父亲这个角色的话题,遇到这个话题时下意识的躲闪。在这段文字里、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提起父亲。也正值今天是父亲节,谨以此言在这篇不成文的“我的乡村”里怀念他!

时光荏苒,光阴流淌!去义马生活了两三年后来到新安,在这一住就是三十年了。
十几年前把母亲也接到了这里生活。
晃然间、我从少年变成了中年,有过彷徨,有过遗失的美术梦,也有着很多快乐。认识了很多的人,也从人生地不熟变成了“此心安处即吾乡了。”

这几十年里,我没有活出多么有出息的样子,没有帮得上姊妹亲戚们,也没有帮得上一家族的任何人,愧对他们,对不起爱着我的所有的人。
来自手机版
  • 发表于:2019/6/26 23:19:01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云集你我,合作共赢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""
北京赛车pk10开奖 吉林快三机器人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计划